登录空间收藏本站专注分享网名 个性签名 头像和图片素材!
您现在的位置: QQ个性门户 >> 9月18日双线85区、91区 关服轮回公告

9月18日双线85区、91区 关服轮回公告

日期:2020/5/30 0:58:26来源:

1990年,全国各族人民在党中央和国务院的正确领导下,进一步贯彻执行治理整顿和深化改革的方针,取得了明显成效。社会供需矛盾有所缓解,农业喜获丰收,主要比例关系有所调整,物价得到有效控制,国际收支状况改善,整个国民经济继续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促进了政治和社会的稳定。科技、教育、文化、卫生、体育等各项事业取得新成果。初步统计,全年国民生产总值17400亿元,比上年增长5%;国民收入14300亿元,比上年增长4.8%。经济运行中的主要问题是:产成品积压增多、经济效益下降,财政困难加剧,潜在的通货膨胀压力加大。1990年,各地重视农业,大力开展农、田水利建设,落实“科技兴农”措施,加之自然气候条件适宜,农林牧副渔全面发展。全年农业总产值7382亿元,比上年增长6.9%。其中种植业产值增长8.3%,林业产值增长2.2%,牧业产值增长5.9%,副业产值增长3.4%,渔业产值增长6.7%。主要农产品产量全面增产。粮食总产量43500万吨,比上年增长6.7%,再创历史新水平,棉花、油料和糖料生产大幅度增长,蔬菜、水果生产又获丰收。但1990年农业丰收并不表明农业综合生产能力已经稳定在一个新的水平。主要经济作物产量如下:1990年 比上年增长%棉 花 447 万吨 18.1油 料 1615 万吨 24.7其中:油菜籽 693 万吨 27.5甘 蔗 5727 万吨 17.4甜 菜 1453 万吨 57.2黄红麻 72 万吨 9.5烤 烟 226 万吨-6.2蚕 茧 53 万吨 9.4茶 叶 53 万吨-0.3水 果 1876 万吨 2.4林业生产建设取得新的成绩,造林质量不断提高。速生丰产用材林基地建设步伐加快,“三北”防护林体系二期工程进展顺利,长江中上游防护林工程建设全面展开,平原绿化又有新的发展。森林防火工作成就显著,森林资源总消耗量开始下降,森林覆盖率呈上升趋势。但森林病虫害仍较严重。畜牧业稳步发展,肉、禽、蛋、奶等继续增产。主要畜产品产量和牲畜存栏数如下:1990年 比上年增长%猪牛羊肉 2504 万吨 7.7牛 奶 413 万吨 8.2绵羊毛 24 万吨 1.8肉猪出栏数 3.1 亿头 6.2猪年末数 3.6 亿头 3.0羊年末数 2.1 亿只-0.8大牲畜年末数 1.3 亿头 2.7渔业生产持续发展。全年水产品产量.1218万吨,比上年增长5.7%,其中淡水产品产量增长6%,海水产品产量增长5.5%。农业生产条件改善。1990年末全国拥有农业机械总动力2854亿瓦特,比上年末增长1.7%;大中型拖拉机82万台,下降3.6%;小型和手扶拖拉机698万台,增长6.6%;载重汽车62万辆,下降1.3%;排灌动力机械706亿瓦特,增长3%;全年化肥施用量(折纯)2607万吨,增长10.6%。农村用电量835亿千瓦小时,增长5.7%。农田水利建设进一步加强,农田有效灌溉面积有所扩大。农村经济持续发展。1990年农村社会总产值16253亿元,比上年增长8.8%。其中,农村工业、建筑业、运输业和商业、饮食业产值增长9.9%,占农村社会总产值的比重为54.6%。工业生产保持增长势头。1990年工业总产值23851亿元,比上年增长7.6%。不包括村及村以下工业为19629亿元,增长6%。在工业总产值中,全民所有制工业增长2.9%,集体所有制工业增长9.1%(其中乡办工业增长12.5%),个体工业增长21.6%,中外合资、中外合作和外商独资经营的工业增长56%。全民和集体所有制工业总产值占全部工业的比重为91.4%。主要产品产量如下:1990年 比上年增长%纱 450 万吨-5.6布 180 亿米-4.9呢绒 2.8 亿米 持 平机制纸及纸板 1330 万吨-0.2糖 571 万吨 14.0原盐 1984 万吨-29.9卷烟 3290 万箱 3.0合成洗涤剂 148.4 万吨 1.2日用精铝制品 7.27 万吨-11.6自行车 3141 万辆-14.6电视机 2662 万部-3.8其中:彩色电视机 1023 万部 8.8录音机2970 万部 26.4照相机 189.9 万架-22.6家用洗衣机 652.6 万台-20.9家用电冰箱 475.4 万台-29.2能源生产总量10.4 亿吨 2.4(折标准燃料)原煤 10.8 亿吨 2.5原油 1.38 亿吨 持 平发电量 6180 亿千瓦小时 5.7其中:水电 1260 亿千瓦小时 6.5钢 6604 万吨 7.2钢材 5121 万吨 5.4水泥 2.03 亿吨-3.3木材 5400 万立方米-6.9硫酸 1169 万吨 1.4纯碱 374.6 万吨 23.3化肥 1912 万吨 6.1化学农药 22.93 万吨 10.3发电设备 1143 万千瓦-2.7金属切削机床11.78 万台-34.1汽车 50.91 万辆-12.8拖拉机 3.9 万台-1.5机车 655 台-3.7民用钢质船舶 123 万吨-13.4企业经济效益继续下降。1990年预算内国营工业企业实现利税1271亿元,比上年下降18.5%,其中实现利润下降58%。产成品积压增多,定额流动资金周转天数由上年的109天延长到127天;平均每百元资金实现的利税,由上年的19.39元下降到13.76元;全员劳动生产率仅比上年提高0.8%;部分产品质量不够稳定,成本继续超支,亏损企业增加,亏损额上升。企业承包进一步完善。1990年末全民所有制工业企业已续签了承包合同的有44604户,占第一轮承包到期企业总数的88.6%。新一轮承包的工业企业,从承包基数的确定,到承包的内容都比上一轮有所改进。同时有关部门在部分地区进行了“税利分流,税后还贷,税后承包”的试点。固定资产投资回升。1990年,为适应启动市场、促进生产增长的需要,国务院决定适当增加投资需求,全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完成4451亿元,比上年增加185亿元,增长4.5%。其中,全民所有制单位投资2927亿元,增长10.5%;集体所有制单位投资550亿元,下降2.8%;个人投资974亿元,下降5.6%。在建项目得到控制,全年全民所有制单位基本建设和更新改造施工项目12.3万个,比上年减少3536个;在建项目总规模11554亿元,增长16%。但投资效益低的状况仍无明显改善。投资结构进一步调整。在国家重点倾斜政策支持下,农业、能源、运输、邮电部门建设得到加强。全民所有制单位投资中,农业投资81亿元,比上年增长31.2%,所占比重由上年的2.5%上升到3%;能源工业投资814亿元,比上年增长15.6%,所占比重由27.8%上升到29.9%;运输邮电通信业投资393亿元,增长46.1%,所占比重由10.7%上升到14.4%。1990年,全民所有制单位基本建设投资1703亿元(含车船购置费),比上年增长12.3%。其中生产性建设投资1230亿元,投资比重由68.6%上升到72.2%;非生产性建设投资473亿元,比重由31.4%下降为27.8%,楼堂馆所及其他非生产性建设得到有效控制。更新改造投资828亿元,比上年增长5.8%,其中用于节约能源、增加花色品种、提高产品质量的投资增长14.1%,投资比重由上年的23.3%提高到25.3%。重点建设加快,一批项目建成投产。国家按合理工期组织建设的200个重点项目,全年完成投资426亿元,超额完成了年度计划。全国建成投产大中型基本建设项目95个,大中型项目内的单项工程71个;限额以上更新改造项目92个。建成投产的重大工程主要有:年采煤能力400万吨的山西古交矿区马兰矿井,装机容量120万千瓦的上海石洞口电厂,南京扬子30万吨乙烯工程,目前我国最大的化纤生产基地――江苏仪征化纤工业联合公司,全长410公里、具有现代化水平的双线电气化重载单元列车――大同至秦皇岛运煤专用铁路(一期),375公里的沈阳至大连高速公路,规模宏大的北京亚运会建筑群工程和第一台具有国际水平的高能粒子加速器――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等。1990年,全国基本建设新增加的主要生产能力有:煤炭开采2016万吨,发电机组容量912万千瓦,石油开采1332万吨、天然气开采10.3亿立方米(均含更新改造和其他投资增加的能力);纯碱60万吨,化肥25万吨,木材开采26万立方米,水泥169万吨,平板玻璃250万重量箱;新建铁路交付运营里程127公里,铁路复线里程349公里,铁路电气化里程551公里,新建公路2141公里,沿海港口吞吐能力2256万吨。建筑业经济效益持续下降。1990年,全民所有制建筑施工企业完成建筑业总产值903亿元,比上年下降3.9%;施工面积1.97亿平方米,下降7.9%。全员劳动生产率为14547元,比上年下降1.5%;亏损企业增多,亏损额扩大。地质普查勘探工作取得新进展。新发现或证实为工业矿床的矿产地267处,取得进展的勘查矿区102处,完成机械岩心(石油)钻探工作量905万米。有57种矿产资源新增了探明储量。塔里木、东海油气地质勘查取得重要进展,松辽盆地南部的天然气勘查实现重大突破。交通运输稳步发展,运输紧张状况和运输秩序有所好转。各种运输方式完成的货物周转量比上年有一定增长,远洋运输在世界航运激烈竞争的情况下,保持了良好的发展势头。各种运输量完成如下:1990年 比上年增长%货物周转量 26322 亿吨公里 2.9铁 路 10593 亿吨公里 2.1公 路 3441 亿吨公里 2.0水 运 11650 亿吨公里 4.1其中:远洋运输 8190 亿吨公里 6.5空 运 8 亿吨公里 17.4管 道 642 亿吨公里 2.1旅客周转量 5612 亿人公里-7.6铁 路 2616 亿人公里-13.9公 路 2600 亿人公里-2.3水 运 178 亿人公里 15.3空 运 278 亿人公里 17.1沿海主要港口货物吞吐量 4.6 亿吨-1.7运输收入增加。铁路由于调整运价,运输收入比上年增长29.7%,但效率提高不快,铁路货运机车平均日产量85.9万吨公里,比上年仅提高0.7%。地方公路和水运企业经济效益不好的局面仍然存在。邮电通信事业有较快发展。全年完成邮电业务总量80亿元,比上年增长24%。邮政快件、特快传递、传真、国际港澳电话等业务的增长幅度都超过20%。年末城市市内电话达到520万户,比上年末增长22%,程控电话已占市话总容量的43.5%。国内市场销售逐渐向稳定增长的方向发展。1990年社会商品零售总额8255亿元,比上年增长1.9%。消费品零售额7220亿元,增长1.9%,其中售予社会集团的消费品零售额723亿元,增长4.3%;农业生产资料零售额1035亿元,增长1.7%。从城乡消费品市场看,城市全年零售额比上年增长6%,其中第4季度增长13.4%,已基本趋于正常;县及县以下市场从10月份开始回升,但全年零售额仍下降2.4%。从主要商品销售数量看,吃的商品销售平稳,食用植物油、食糖、猪肉、水产品销量比上年增长;穿、用商品中,彩电增长39.9%、电风扇增长1.9%,棉布、呢绒、缝纫机、自行车、手表、录音机、黑白电视机、...www.ff63.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请勿采集本网。

  亲爱的王朝霸域玩家朋友们,大家好!小编下面要来跟大家分享的消息是9月18日双线85区、91区将会关服轮回!下面是具体的公告,一起来了解了解吧!

可以用开关串联,只是此车主门是双线控制的.防盗器中控配线黄色、黄黑分别接主马达控制线。把通到主马达的负线剪断,白黑接主机那头,橙色接主马达一头,白与橙黑接即可。不用拆门,线就在方向盘下通到主门

  《王朝霸域》双线85区、91区将于9月18日例行维护时关服开启轮回。

其中住宅开发投资1144953万元,同比增长18.03%,占今年前三季度的完成开发投资量的87.53%,同比去年同期住宅投资比例有所下降,降幅接近10%,商业地产投资比例有所增加。但住宅地产仍然是东莞房地产市场

  请所有双线85区、91区的玩家在9月18日之前做好以下工作:

十一人定是不会少的 不知道你要玩几天,我帮你安排行程 南京三天足矣 酒店建议你安排在旅游景点附近,相对夫子庙附近的酒店价格会好点 建议你去太平南路的7天快捷或者中华路的传家快捷 150以内,

  1.确定已绑定好所有需要轮回的武将和装备。

18.旅客列车:以客车(包括代用客车)编组的运送旅客及行李、包裹、邮件的列车。19.国际旅客列车:只有两个或以上国家联合开行的旅客列车。20.特快旅客列车:最高运行速度为120km/h以上至200km/h并冠以“T

  2.无需绑定的装备,记得将装备上的宝石拆卸下来,在宝石包裹栏中的所有宝石,将自动轮回到宝石仓库中。

最好的体会就是亲自去一趟,切身体会下。

  做好以上工作后,就可以安心等待轮回开启噢。

交通是一个国家现代化的标志之一。打开历史的档案,我们可以发现新中国成立时交通的窘迫:铁路能够通车的里程只有1万多公里;全国仅有3万公里公路。伴随着开国大典的隆隆礼炮,新中国开始了大规模的交通建设:1949年11月,民航局成立,揭开了中国民航事业发展的新篇章。当时中国民航拥有7条国内航线。1950年6月15日,新中国自行修建的第一条铁路挖下第一锨土。公路、水路、港口建设也在各地全面铺开。到1978年,我国铁路营业里程达到4.86万公里,比解放初期增长了两倍多;公路通车里程达到89万公里,搭起了铁路、公路、水运、民航行业的骨架,实现了从“无路”到“有路”的跨越。改革开放后,为了大国腾飞的梦想,奋进的号角再度吹响:“要想富,先修路”的口号,在20世纪80年代初响彻大江南北。中国交通开始实现从“有路可走”走向“走得顺畅”的再次跨越。月底,由中铁十七局承建的京沪高铁北京特大桥正在紧张架梁。京沪高铁这条世界上线路最长、标准最高的高速62616964757a686964616fe4b893e5b19e31333431336161铁路投入运营后,从北京到上海只要4个小时。新中国成立60年来,我国铁路建设实现惊人跨越。从三组数据可以看出,中国铁路建设显著改变着百姓生活。截至2008年底,中国公路通车总里程达到373.02万公里,比新中国成立初期的8万公里增长了45倍。高速公路作为现代交通的骄子,是速度和效率的代表,也成为衡量国民经济现代化的重要标志之一。1988年10月31日,中国修筑了第一条高速公路、长度为18.5公里的上海至嘉定高速公路;此后,中国高速公路建设以世界罕见的速度向前发展。1998年底,中国高速公路通车总里程达到6258公里,居世界第八;2001年底达到1.9万公里,居世界第二。到目前,中国高速公路突破6万公里。如今,翻开中国公路交通地图,横贯全国东西南北的五纵七横高速公路网如条条巨龙,舞动在中国大地上。迅猛发展的高速公路,是中国交通事业快速发展的缩影,是古老的东方大国快速走向现代化,走向民族复兴的标志性丰碑。到2008年底,全国公路通车总里程达到373万公里,全国99.24%的乡镇和92.86%的建制村通了公路;铁路通车总里程达到8万公里,跃居世界第二;民航拥有1254架飞机,经营着1532条定期航班航线;港口货物吞吐量连续六年位居世界第一,亿吨大港达到16个。我国这些年陆续建成的四通八达、快速流动的运输网已发挥出巨大效益。它促进了国民经济运转需要的人、财、物资源的合理配置,有力地推动着经济和社会前进的步伐,现代(1949年后)交通工具发展的特点:发展快,多层次,范围广,不平衡⑴改革开放前,有所改善,但以自行车为主:“一五来”计划期间兴建宝成铁路、鹰厦铁路;新藏、青藏、川藏公路修到“世界屋脊”,密切了祖国内地同边疆的联系,也便利了经济文化的交流;1957年,自武汉长江大桥建成,连接了长江南北的交通。国家整体交通水平有所提高;改革开放前,城市的交通资源极为有限,人们出行除了用双脚行走之2113外,可以代步的交通工具也就是公交车和自行车了。但是公交线路少,车厢经常拥挤不堪。相比之下,最方便的交通工具当5261然是自行车,中国曾被称作“自行车王国”。⑵改革开放以来,交通条件明显改善,铁路、公路和航线增长很快:铁路方面,大秦铁路和京九铁路的修成通车,火车经过三次大提速,加强了全国各地的来联系,同时方便了人民的出行;高速4102公路方面,1984年12月,沪嘉高速公路开始在上海兴建,并于1988年10月31日建成通车。这是我国第一条全线通车的高速公路,从此掀开了我国公路建设史上新的一页。现在的1653中国已经形成覆盖全国的高速公路网。但便利的交通也带来了城市发展中的环保问题,迫切需要解决环境污染和交通阻塞问题,国民经济恢复时期(1950年~1952年)在这个时期,国家致力于国民经济的恢复和发展。明确指出:要实现全国规模的工农业恢复和发展,首先要创造一些基本条件,恢复交通。在当时国家财力、物力很紧张的情况下,拨出大量投资用于恢复和发展交通运输业。三年共用于交通运输业投资l8亿元,占全国投资总额的22.4%。这个时期主要任务是恢复战争期间被破坏的铁路网。至1952年底,全国铁路干线基本恢复通车;先后建成了天兰、成渝、来宾至友谊关等铁路新线。水路运输,疏浚了长江、珠江、松花江等主要航道,开通了北洋和华南运输线;恢复了沿海和长江重要港口, 扩建了黄埔和天津新港,修复和打捞被破坏的船舶。公路运输,恢复公路23398公里,新建公路3846公里,特别是在西南、西北地区新建了一些公路。航空运输,恢复了原有航线;增开了北京通往西北、西南地 区的航线;开辟了以北京为中心,东经沈阳,哈尔滨至原苏联赤塔,北经张家口至蒙古首都乌兰巴托至原苏联伊尔库茨克,西经西安、兰州、乌鲁木齐至原苏联阿拉木图三条国际线。总之,经过三年恢复时期,新中国交通运输业恢复到建国前的最高水平并有一定发展。至1952年底,铁路营业里程达2.29万公里;内河航道达9.50万公里,船舶总吨位比1950年怎加一倍以上;全国公路通车里程达到12.67万公里,比1949年增加57%。各种运输方式的客、货运量为1949年的三倍多,满足了国民经济恢复的需要,并为开发西部地区准备了条件。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1953年~1957年)“一五”计划时期是建立社会主义工业化初步基础时期,根据国家过渡时期总路线的要求,交通运输业在此期间以铁路建设为主,改造利用既有线路,修建一些必要的新线,相应发展内河和沿海运输以及公路、航空运输。建设项目主要布局在长江以北,包头、兰州以东原有铁路沿线。五年共改造和新建铁路1万多公里。到1957年底,全国铁路营业里程达到2.67万公里,比1952年增加16.6%;公路通车里程达到25.46万公里,比1952年增加l倍,重点修建了通达少数民族地区的康藏、青藏、新藏、青新、川黔、滇黔等干线;内河通航里程达14.41万公里,比1952年增加51.7%;民用航空航线增加到23条,航线里程共计2.64万公里,比1952年增加1倍。这个时期内国民经济发展与交通运输业的发展之间关系比较协调。1957年,各种运输方式全社会客运量共完成6.38亿人,五年年均增长32.1%,完成货运量8.04亿吨,五年年均增长31.0%。运输量的增长速度高于工农业总产值的年均增速,也高于工业总产值年均增长18%的增速。交通运输业基本适应了工农业生产发展和人民生活的需要。第二个五年计划和国民经济调整时期(1958年~1965年)从1958年开始,国民经济发展经历了三年“大跃进”,盲目追求不切实际的高速度,急于搞生产关系的升级,造成工业与农业、积累与消费等比例关系的严重失衡,经济畸形发展。针对“大跃进”造成的经济困境,1961年转入以调整为中心,实施“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对经济进行全面整顿。在此期间.中国交通运输业既有较大发展,技术装备水平也有很大提高;同时(特别是前三年)也出现了交通运输全面紧张,“装不上、卸不下、通不过”的严重局面;导致后两年出现运输设备严重失修、运输效率低下、运输秩序混乱等问题。1963年至1965年,交通运输业调整的重点是整修运输设备和整顿运输秩序,恢复提高运输能力。到1965年底,交通运输的主要设备基本恢复到正常的完好状态。这个时期的发展成就是:到1965年底,铁路营业里程达到3.64万公里,比1957年增加36.3%;新建和改建了70多条公路干线,总里程约3万公里,各地还兴建了大量标准较低的公路,使公路通车里程达到51.45万公里,比1957年增加l倍多;内河通航里程达到15.77万公里,比1957年增加9.4%;扩建了上海、秦皇岛、大连等港口;民用航空航线里程达3.94万公里,比l957年增加49.2%;管道运输开始起步,建成了第一条输送原油管道。技术装备水平的提高表现在:铁路双线比重由1957年的8.2%提高到1965年的15.3%,北京、沈阳、郑州等铁路枢纽开始建设机械化、半机械化驼峰、编组场,研制成功电力、内燃机车,建成宝鸡至凤州电气化铁路。水路运输增加了大量新型装卸设备,造船工业迅速发展。有路面公路比重由1957年的47.6%提高到1965年的59.5%,民用汽车拥量达到29.95万辆,比1957年增加1.37倍。民用飞机达287架,比1957年增加1.7倍。第三和第四个五年计划时期(1966年~1975年)1966年至1975年十年间,中国经历了“文化大革命”十年动乱。1964年周恩来总理在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提出的“在今后二、三十年内把我国建成具有现代农业、现代工业、现代国防和现代科学技术的强大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任务及一系列方针政策,没有得到正确62616964757a686964616fe4b893e5b19e31333431336139贯彻执行。受“文化大革命”冲击和破坏,国民经济处于崩溃边缘。但全国人民排除种种干扰,各个领域仍取得很大成绩,交通运输业也有很大发展。铁路网进一步扩大,布局有明显改善,在京广铁路以西,建成了成昆、贵昆、兰青、湘黔、焦枝等重要干线,使该地区的铁路长度从1949年的3900公里增加到1975年的2万多公里,形成了中西部地区的路网骨架。为改变沿海港口压船、压货的情况,加快了沿海主要港口建设,扩大船队规模。公路运输有较大发展,十年间年均新增公路2.69万公里,晴雨通车的公路比重由1965年的50.8%,提高到1975年的76.6%;1975年民用汽车拥有量达到91.71万辆,比1965年增加2.1倍。十年间,特别是“四五”计划期间,国内、国际航线均有较大增加。建设输油、输气管道5000多公里,在东北、华北和华东地区初步形成了连接大庆、大港、胜利等油田与炼油厂、港口等之间的原油输送管道网和四川天然气管道网。通过十年建设,到1975年底,中国各种运输方式线路总长度达到105.47万公里,比1965年增加40.9%,运输网布局有较大改变。其中铁路营业里程达到4.60万公里;公路通车里程达到78.36万公里;内河通航里程达到13.65万公里;民用航线里程达到8.42万公里;油、气管道长度达到0.53万公里。1975年,交通运输业完成客、货运量为19.3亿人、20.2亿吨,分别比1965年增加1倍和67.2%。第五个五年计划时期(1976年~1980年)十年“文化大革命”的干扰和破坏,造成交通运输业与国民经济发展之间的比例关系严重失调。也造成交通运输业内部各种运输方式之间的比例关系严重失调。在“五五”计划期间,特别是1978年12月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党和国家把工作中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作出了实行改革开放的伟大决策。对国民经济实行“调整、改革、整顿、提高"的方针并采取了一系列重大措施,调整农业、轻工业、重工业的比例关系,加强农业和能源交通等薄弱环节;调整了积累和消费的比例关系,缩小了基本建设规模。以此为前提,交通运输业相应得到了调整和展。国家调整了交通建设规模,“五五”计划时期交通运输业的基本建设投资比“四五”期间减少了10.4%。停建、缓建了一批项目,加快了在建工程项目的建设速度,使拖延多年的太焦、阳安、枝柳、沙通、南疆、青藏(西藏——格尔木段)等铁路线完工通车;继续加快从1973年开始的大规模港口建设,特别是煤炭、石油、粮食和矿石等专用码头和集装箱码头的建设,从1973年至1979年在沿海主要港口建成万吨级深水泊位40多个,新增近1亿吨吞吐能力。在交通运输业内部,调整了投资比重,增加了既有铁路干线, 公路干线和沿海主要港口扩建的投资比重。既有铁路线和枢纽改造投资占铁路基建总投资的比重,由“四五”期间10.78%上升到30%以上。与此同时,注重了技术装备的现代化。对石太、宝天、丰沙大、阳安、襄渝(襄樊——安康段)等铁路进行了电气化改造,“五五”期间新增内燃和电力机车900多台。新增多用途船、集装箱船、滚装船、客船及其他传统船,至1980年底,共有527艘、963万载重吨,承担了一半以上外贸进出口海运量。1980年底,铁路营业里程达4.99万公里,其中电气化铁路达1664公里,内燃机车牵引的铁路达7400多公里,电力、内燃机车牵引完成的客货运输周转量比重达到20.1%。公路通车里程达到88.33万公里;内河通航里程为10.85万公里;民用航空航线里程达到19.53万公里;输油(气)管道里程达到0.87万公里。第六个五年计划时期(1981年~1985年)“六五”计划期间国家明确提出了要集中资金用于能源和交通建设,能源和交通成为国民经济的发展重点。这期间交通运输部门的投资占全国投资总额的比重从“五五"时期的12.9%提高到13.3%。铁路进一步调整了投资比例,确立了以改造旧线为主、适当修建新线的方针,五年共完成基建投资237.22亿元。双线里程增加1581公里,电气化铁路增加2506公里,新建铁路2389公里。进出西南、西北和进出关等主要通道,特别是晋煤外运通道的运输能力进一步加强,晋煤外运能力从1980年的0.72亿吨增加到1985年的1.2亿吨。北京、郑州、徐州、石家庄等枢纽进行了改、扩建。水路运输的建设重点放在提高煤炭、石油等能源物资的运输能力及集装箱运输能力上,改善了港口集疏运系统,开工建设万吨级以上泊位132个,建成54个,新增吞吐能力1亿吨以上,相当于此前十年的新增能力之和;对长江、珠江、黑龙江、京杭运河等水系的内河航道进行了整治和开发。公路建设采取以工代赈、提高养路费标准、开征车辆购置附加费、集资或贷款等多种渠道扩大资金来源,使总投资达53.41亿元,新增公路里程达5.4万公里,其中一、二级公路8833公里,划定了以首都北京为中心的11万公里国道干线。民航自“六五”开始划归国务院直接领导,加快了机场建设,机场投资占“六五”民航总投资的32%;加快了机群更新,新增飞机102架。到1985年底,各种运输线路里程共达139.54万公里,比1980年增加11.7%。其中铁路营业里程(包括地方铁路线路里程)达到5.5万公里,公路通车里程达94.24万公里,内河航道里程为10.91万公里,输油(气)管道里程增加到1.17万公里,民用航空航线里程增加到27.72万公里,民航机场82个,沿海主要港口深水泊位178有个。初步形成了以铁路干线、公路干线、长江和南北沿海航线为骨架的包括五种运输方式在内的综合运输体系。“六五”期间,运输技术装备有很大加强。铁路双线比重由15.3%提高到19.3%,电气化里程比重由3.4%提高到8%,机车拥有量增长14.5%。客车增长29.2%,货车增长13%。四级以上的等级公路通车里程比重由38.7%提高到66.4%。交通部门拥有运输船舶10.73万艘,净载重2367万吨,载客量59.64万客位。大型港口基本实现了装卸作业机械化。1985年底,各种运输方式完成客运量62.02亿人,旅客周转量4436.39亿人公里,分别比1980年增长81.5%和94.5%;完成货运量74.58亿吨,货物周转量18365.3亿吨公里,分别比1980年增长36.5%和52.7%;沿海主要港口吞吐量达3.12亿吨,比1980年增长43%。交通运输业完成的客货运输量虽有较大幅度增加,但仍不能满足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需要。铁路旅客列车严重超员,货运能力只能满足需要的70%左右,限制区段只能满足30%—40%左右。沿海主要港口泊位严重不足,1985年外贸船舶平均在港停时长达11.1天。沿海地区约有43%的公路路段交通量超过设计能力。第七个五年计划时期(1986年~1990年)“七五”计划期间,国家明确提出把交通运输放在优先发展地位,采取了一系列改革措施和政策,对铁路实行了经济承包责任制,港口实行政企分开,调整运价,民航实行利润留成90%等,进一步促进了交通运输业的发展。铁路实行投人产出、以路建路的经济承包责任制后,五年共完成基建投资493.5亿元,机车车辆工业完成投资30亿元,实施的“北战大秦、南攻衡广、中取华东”重点工程完成国家计划,大秦一期工程和衡广复线工程提前交付运营。公路继续实行投资渠道多元化措施,五年共完成投资263.8l亿元,为“六五”的4.9倍,共新建、改建公路8万多公路,新增二级以上公路2.4万公里。水运通过多方筹资和体制改革,完成基建投资211.52亿元,为“六五”的1.1倍,沿海主要港口建成泊位233个,其中万吨级以上油位96个;改善内河航道4200多公里。民航采取租赁、专项贷 款、自筹、地方参予等多种方式筹资,新建民航机场13个,改扩建20个,改善了机场布局,提高了机场等级。到1990年底,各种运输方式线路总里程达到171.8万公里,比1985年增加23.1%,铁路、公路、民航、管道分别增加了5.1%、9.3%、83%和35.9%。“七五”期间交通运输的装备大大加强。铁路建成双线2427.1公里,建成电气化铁路2764.2公里,使双线率和电气化率分别达到24.4%和13%;内燃、电力机车完成的工作量比重达到70%以上,标志着铁路牵引动力进入以内电牵引为主的新时期。1990年民用汽车保有量达551多万辆,比1985年增加71%;修建了沈大等500公里高速公路,改造了一批汽车专用公路,使公路建设步入建设高等级公路的新阶段。民用船舶总吨位近3800万吨,其中海洋运输船舶2000多万吨。民用飞机新增112架(其中租赁48架),淘汰了一批落后机型,至1990年底共有民用飞机421架。1990年与1985年相比,全社会客运量和旅客周转量分别增长24.7%和26.8%,货运量和货物周转量分别增长30.1%和44.6%。沿海主要港口货物吞吐量完成4.8亿吨,增加55.1% 。第八个五年计划时期 (1991年~1995年)“八五”时期是中国交通运输建国以来发展最快的时期。以1992年邓小平同志的重要讲话和中国共产党十四大为标志,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国民经济持续、快速、健康发展,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11.8%,进出口贸易年均增长19.5%,产业结构、产品结构有较大调整和变化,城乡人民生活有较大提高,这时交通运输业提出了持续增长的需求。通过深化改革和加速建设,交通运输业发生了较大变化。对交通运输业的投入大幅度增加,五年间用于国有交通运输业的固定资产投资达4835亿元,是“七五”期间的3.8倍,从中央到地方基本形成共识,重视交通运输基础设施建设,出现了中央、地方、企业投资和大胆利用外资的良好局面。铁路出现了新的建设高潮,强化了大区间的干线建设,基本建成京九、宝中、集通新线和兰新双线,新建铁路铺轨达到5900公里;机车、客车、货车拥有量分别比“七五”期末增加14.4%、12.1%和19.5%。公路和水运实施了“三主一支持”(公路主骨架,水运主通道、港口主枢纽和支持保障系统)规划,建成了京津塘、济南至青岛等高速公路,五年新增公路12.9万公里。水运以长江干线为重点,加快内河航道建设;沿海港口按专业系统进行配套建设,新建和改建沿海中级以上泊位170个,增加吞吐能力1.38亿吨。民航有快速发展,新建和改造一批机场。到1995年底,各种运输线路里程达到247.68万公里,比1990年增加44%。其中铁路、公路、水运、民航和管道分别增加了9.1%、12%、1.6%、122.8%和8.2%。“八五”期间,坚持以缓解运能紧张、提高技术装备水平为中心,重视提高科技水平,使交通运输业的技术装备水平有新的提高。铁路双线比重由1990年的24.4%上升到1995年的31%,电气化铁路比重由13%上升到17.8%,内燃、电力机车拥有量比重由53.8%升至71.2%;大秦铁路运煤重载专线建成,京沪、京广干线开行5000吨级货物列车,广深准高速开通运营,主要干线旅客列车提速成功,都是铁路技术装备水平提高的显著标志。高等级公路有快速发展,高速公路和一、二级专用公路达到1.5万公里,比“七五”末约增加1万公里;全国汽车保有量比“七五”末增加88%。水运增加了一批有较高机械化、自动化水平的成套设备;调整了船舶结构,重点发展集装箱和散货船,1995年底从事国际航运的船舶达到2200万载重吨,集装箱船队已位居世界第四位。民航新增大中型飞机281架,客机座位比“七五”末增长1.4倍;民用机场增加到137个,许多机场经过改造,提高了飞行区等级;空中通道管制和通讯导航设施有较大改善。管道运输也采用了一系列新技术,改造原有管道,输油工艺、施工技术、防腐技术等已接近90年代国际先进水平。由于运输需求持续增长,“八五”期间交通运输业完成的运输量有较大增加。1995年与1990年相比,全社会完成的客运量由77.3亿人增加到117.26亿人,年均增长10.3%,旅客周转量由5628.6亿人公里增加到9001.9亿人公里,年均增长1.19%;全社会货运量由97亿吨增加到123.48亿吨,年均增长5.4%,货物周转量由26207.6亿吨公里增加到35729.6亿吨公里,年均增长7.2%。沿海主要港口货物吞吐量由4.83亿吨增加到8.0亿吨,年均增长13.1%。与此同时,运输结构发生明显变化,在全社会旅客周转量中,1990年与1995年比较,铁路、公路、水路、民航所占的份额分别由46.4%、46.5%、2.9%、4.1%,变化为39.3%、51.1%、1.9%、7.5%;全社会货物周转量中,铁路、公路、水路、管道所占份额分别由40.5%、12.8%、44.2%、2.4%,变化为36.4%、13.8%、48.1%、1.7%,民航占0.06%。这种变化既体现了各种运输方式发展水平的差异,也是调整综合运输结构和各种运输方式之间逐步出现竞争的结果。第九个五年计划时期(1996年~2000)进入“九五”时期,特别是从1998年开始,国家为保持国民经济持续、快速、健康增长,启动国内需求,采取了加大对基础设施包括对交通运输基础设施投入的政策。1996年至1998年三年共完成基本建设投资6059.45亿元,1999年仍保持良好势头,这使交通运输的基础设施建设进入了一个大发展时期。1999年与1995年比较,铁路复线里程比重由31%上升到36.1%,电气化线路里程比重由17.8%上升到24.2%;全国主要铁路干线多次全面提速。公路建设有了较大发展,到1999年底实现了“两个突破,三个提高”,即全国公路通车里程突破了130万公里,高速公路里程突破了1万公里,等级公路在路网中的比重进一步提高,通公路的乡村比重进一步提高,公路工程建设质量进一步提高。到1999年底,沿海港口泊位数达到1992个,其中万吨级泊位达到490个,分别比1995年增加10.2%和24.4%。民航新建、改扩建了一批机场,着手调整运力结构。到1999年底,各种运输方式线路,总里程达到308.27万公里,比1995年增加24.46%、其中铁路、公路、水运、民航和管道分别增加了7.67%、16.83%、4.95%、34.83%和44.77%。1999年与1995年比较,全社会完成的客运量由117.26亿人增加到139.44亿人,旅客周转量由9001.9亿人公里增加到11299.7亿人公里,年均增长速度分别为4.7%和6.4%;全社会货运量由123.48亿吨增加到129.27亿吨,货物周转量由35729.6亿吨公里增加到40495.6亿吨公里,年均增速分别为1.17%和3.33%;沿海主要港口货物吞吐量由8.0亿吨增至10.5亿吨,年均增速7.8%。各项平均增速均较“八五”期间有大幅度下降。这说明,“九五”前四年交通运输需求总体不旺,呈平稳态势。这和国民经济实施宏观调控、产业产品结构调整及亚洲金融危机等因素有关。第十个五年计划时期(2001年~2005)“十五”期间,我国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取得历史性突破,我国公路通车里程达到195万公里,比“十五”计划预期目标增加了35万公里,比“九五”末增加了55万公里。其中,高速公路通车里程达到3.9万公里,比“十五”计划预期目标增加了9200公里,比“九五”末增加了2.4万公里。沿海港深水泊位达到912个,比“十五”计划预期目标增加了112个,比“九五”末增加了266个。第十个五年计划时期(2006年~2010)“十一五”期间,各种运输方式的总里程,从2005年的558.64万公里增加到2010年的704.27万公里,增长26.1%,年均增长4.7%;全社会主要运输方式完成客运量由2005年的184.70亿人增加到2010年的327.91亿人,增长77.5%,年均增长12.2%;旅客周转量由17466.7亿人公里增加到27779.2亿人公里,增长59.0%,年均增长9.7%;货运量由186.20亿吨增加到320.30亿吨,增长72.0%,年均增长11.5%;货物周转量由80258.1亿吨公里增加到137329.0亿吨公里,增长71.1%,年均增长11.3%。“十一五”期间,我国铁路基本建设投资完成1.98万亿元,是“十五”投资的6.3倍。截止到2010年底,全国铁路营业里程达到9.10万公里,居世界第二,比2005年底增加了1.56万公里,增长了20.7%。截止到2010年底,电气化铁路里程达到4.2万公里,电气化铁路比重由2005年的31.2%提高到46.2%,增加了15个百分点,电气化铁路运营里程跃居世界第二。2010年,全国铁路客运量达16.76亿人,旅客周转量8762.2亿人公里,货运量36.43万吨,货物周转量27644.1亿吨公里,分别比2005年增长45.0%、44.5%、35.3%、33.4%,年均分别增长7.7%、7.6%、6.2%、5.9%。“十一五”期间,全国铁路共发送旅客72.8亿人,发送货物163.0亿吨,分别比“十五”增长35.9%、42.9%,均创历史新高。截止到2010年底,全国公路网总里程达到398.4万公里,5年增加63.9万公里。国省干线公路里程达到46.22万公里,其中国道16.39万公里、省道29.83万公里,比“十五”末分别增加了3.12万公里和6.44万公里。2007年底,“五纵七横”12条国道主干线提前13年全部建成,西部开发8条省际通道基本贯通,全国公路网密度由“十五”末的每百平方公里34.8公里提升至40.2公里。国家高速公路网中重点建设的“五射两纵七横”14条线路中,已建和在建路段达到95%以上。“十一五”末高速公路里程达到7.41万公里,居世界第二位,比“十五”末增加了3.31万公里,增长80.7%,年均增长12.6%,“十一五”新增高速公路里程占全部高速公路的44.5%。高速公路进一步实现了大规模跨省贯通,加强了各大区域间的经济交流,分担了各省、经济区之间的客货运输,通道效应日趋显著。高速公路骨架的基本形成,构建了城市间的公路运输通道,提高了综合运输通道能力,优化了综合运输体系结构。同时也强化了对铁路、机场和沿海港口的集疏运功能,促进了综合运输体系结构的优化。按照国务院公布的高速公路网发展规划,我国正在全力以赴地加快国家高速公路网主骨架建设。预计“十二五”末将基本建成。届时,中国高速公路通车总里程将有望达10万公里,超过美国跃居世界第一。从2006年开始,国家组织实施了“五年千亿元”工程,中国农村公路建设步入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快速发展新时期。通过大规模的农村公路建设,农村公路交通条件得到明显改善,为加快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进一步解决“三农”问题提供支撑和服务。“十一五”期间,新建和改造农村公路120万公里,基本实现全国所有具备条件乡镇通沥青(水泥)路,东、中部地区所有具备条件的建制村通沥青(水泥)路,西部地区基本实现具备条件的建制村通公路。到“十一五”期末,全国农村公路里程达到345.50万公里,新增里程53.97万公里,农村公路建设让人民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幸福。由于公路投资和路网的建设,运输能力和运输量迅速增长。2010年,公路运输共发送旅客306.26亿人、旅客周转量14914亿人公里、发送货物242.53亿吨、货物周转量43005亿吨公里。“十一五”期间,沿海港口建设投资超过3500亿元,在长江干线、西江航运干线和京杭运河等沿线相继建成了一批规模化、专业化港区。截止到2010年底,全国规模以上港口数量为96个,拥有生产用码头泊位32148个,其中万吨级及以上泊位1659个。2010年,全国规模以上港口货物吞吐量达80.2亿吨。其中,沿海港口货物吞吐量54.28亿吨,内河港口货物吞吐量25.9亿吨;全国规模以上港口集装箱吞吐量13060万标准箱。我国港口吞吐量已经连续6年保持世界第一。港口建设取得显著成效,成为带动临港工业、促进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十一五”期间,民航基础设施5年投资2500亿元,相当于前25年民航建设资金的总和。截止到2010年底,运输机场达到175个,5年新增33个,改建了一批机场,初步形成了规模适当、功能完善的机场体系。这些机场覆盖了全国91%的经济总量、76%的人口和70%的县级行政单元。其中首都机场客运和浦东机场货运分别进入世界前2和前3名。“十一五”期间,我国民航航线里程和网络进一步完善。截止到2010年底,民用航空航线里程为276.5万公里,比2005年底增长38.4%,年均增长6.7%。“十一五”期间,我国民航航空业务规模快速增长,已成为全球第二大航空运输系统。截止到2010底,民用飞机达1604架,是2005年的1.86倍;2010年,全国民航共发送旅客2.7亿人,比2005年增长93.1%,年均增长14.1%;旅客周转量4031.6亿人公里,比2005年增长97.2%,年均增长14.5%;共发送货物557.4万吨,比2005年增长81.7%,年均增长12.7%;货物周转量176.6亿吨公里,比2005年增长123.8%,年均增长17.5%。航空运输已成为大众化的出行方式。5年来完成了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等重大航空运输保障任务,在汶川、玉树地震救援等突发事件紧急运输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航空运输无论客运还是货运在综合交通体系中的比重不断提高。截止到2010年底,管线总里程从“十五”末的4.4万公里增加到7.8万公里,比2005年底增长78.4%,年均增长12.3%。2010年,管道输油(气)能力为49189万吨,比2005年增长58.5%,年均增长9.6%,首先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交通主要以地铁同时发展铁路或者说高速公路协同发展,但是现在中国的铁路发展方面已经有了质的飞跃,因为高铁的技术的发展,中国现在已经是全世界高铁底层最高的国家之一,没有第二,我国的城市道路建设是随着城市化进程而展开,在不断更新设计理念,采用高新技术的过程中发展。我们已经走过了取得巨大成绩的历程,我们还将迎接更加辉煌的未来。支撑城市化进程的道路建设我国一位特大城市的副市长曾经在讨论该城市住房问题时指出,“不是房子少了,而是道路少了,在高密度开发的中心城区是不可能解决百姓的住房问题的,为促进住宅向地价相对便宜的郊区发展,就必须解决便利的交通。”这可以说是决策者对城市道路建设认识的一个具体写照。城市道路如同城市的骨架支撑着城市的发展,其建设水平与城市的社会生活和经济发展均有密切的关系,解放以来我国的道路建设正是在城市化进程的背景下进行的。解放以后,新中国对城市进行了新的建设和改造,原有破烂不堪的道路得到了整治,城市开始建立起较为合理的道路骨架系统,适应了我国当时的工业化改造进程。但是由于种种历史原因,改革开放以前,我国长期实行严格限制农业人口向城市和非农产业转移的政策,限制了城市化水平的提高。我国的城市化水平在1952年至1978年期间,年平均仅提高0.21%,期间十多年期间城市化水平几乎停滞在17%。1978年至1995年期间,我国城市化水平约为改革开放以前的3倍,达到年平均提高0.65%。按照现行的户籍制度统计,我国的城市化水平已经达到30%左右。而根据专家分析,如果修正统计方法和管理制度的局限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59b9ee7ad9431333431336161,1997年初我国实际在城镇生活的人口约为5亿2千万,已经占总人口的45%左右。这种城市化进程的加快,成为新一轮城市道路建设的推动力。这种情况反映到我国的城市道路建设的进程中,出现了50年间两头发展较快,中间发展缓慢的变化特征内容来自www.ff63.com请勿采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